藜閣文集 / 毛西垣資料 / 吳敏樹:序意贈西垣

分享

   

吳敏樹:序意贈西垣

2020-06-10  藜閣文集

序意贈西垣

  鄉之人日接於餘前者,皆非餘之人也,而人亦皆不喜就餘,以餘非其人也。餘之人者,西垣是也。西垣亦獨喜就餘,則餘亦西垣之人也,其不然哉,其不然哉!前年西垣歸自京師,館於餘從弟伯喬之家,違餘居僅數十步許,朝夕往來相樂也。今春餘往京師,還以夏六月,西垣復樂甚。而道餘去後所以思餘者,忽欲有所言,仰天而望之,無可告語者,足將舉,無所如往,輒廢然止。甚哉,西垣之思餘也!往年西垣在京師蓋久矣,餘思之亦如此,西垣豈知之乎?今餘益家居不出,而西垣明春又當入都,別餘以去,餘之思又將甚也。然餘今茲自京師往還,所遇知識,及從來故人與居,雖相得,無若西垣者。西垣為人,樂易善交過於餘。然得如餘者豈多乎!其亦不能無思也。嗟乎!餘與西垣之年,今茲各四十,古所稱強而仕者,謂其人所問學既自有成就矣。當及其未衰,有效於吾君,有勞於斯人,未可苟以便其身而已也。今餘既當侍養老親,又自料才力不能為用於世,其身之不可復進而遂止焉,西垣其勉之哉!若僅以其私謀也,則洞庭之濱,吾與子儕而漁之,亦樂矣!

  (西垣後年攜此稿入京,茶陵陳岱雲見之,大驚喜持去。昔人有喜震川文,酒間偶見之,讀之終夜,震川未知之也。記此亦以存吾知己雲。己巳八月樂生翁記。)

  今譯

  鄉里人每日在我面前晃盪的,都不是我的朋友,而人們也都不喜歡靠近我,因為我不是他們的朋友。我的朋友,就是西垣。西垣也只喜歡靠近我,那麼我也是西垣的朋友,難道不是這樣嗎,難道不是這樣嗎!前年,西垣從京師回家,在我從弟伯喬家裏教蒙館,離我的居所僅僅幾十步遠的樣子,我們朝夕往來一起快樂地生活。今年春天我前往京師,夏六月才回家,西垣又快樂得很。而説我去後他所以想我的事,忽然像有要説的話,仰天而望高處,又沒有可要告訴我的,抬起腳走路,又不知往哪裏去,就沮喪失望地停止在那裏。很厲害,西垣想念我!往年西垣在京師呆很長時間,我想他也是如此,西垣怎知道我想他?現在我更要待在家裏不出去,而西垣明年春天又應當入都參考,離我而去京師,到時候我的想念又會很厲害。然而我今年從京師回家去,所遇到的相認識的人,以及向來的老朋友與他們住一起,雖然互相投合,卻沒有像西垣一樣的人。西垣為人,樂於容易善交超過了我。然而得到如我這樣的人難道算多嗎!他也不能不想啊。唉!我與西垣的年紀,今年各是四十歲,這是古人所説的智力體力皆強,可以出仕的年齡,説這人的學問已經自有成就。當他還沒有衰老時,有能力效於我們的君王,有勞於這人,不可以假如以便利他個人罷了。現在我既正當侍養老母親,又自料才力不能為世所用,我這人不可以再進步而就停止了,西垣我勉勵你啊!如果只憑着我們的私交,那麼在洞庭之濱,我和你一起做個釣魚的漁夫,也很快樂啊!(1869)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