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拾史事 / 待分類 / 明代詭祕火災,死者臉部被砸爛,兇手模仿...

分享

   

【4px集運教學】明代詭祕火災,死者臉部被砸爛,兇手模仿朱元璋的子孫?

2021-03-17  時拾史事

明憲宗成化年間(1465-1487年),某個深夜,廣西某衞所的一個角落突然騰起熊熊大火。該地點位置偏僻,距離本區域其他民宅比較遠,無人及時發現火情,只有高懸在天幕上的一彎殘月無語凝噎。等到鄉親們有所察覺,着火的兩間草房只剩斷壁殘垣。人們迅速認明,遭災的是本衞所世襲軍户王家。
起初,大夥兒為王家感到慶幸。因為鄉人都知道,王家燒燬的兩間屋子通常不住人,大約用於儲物,和別的房間並不相連。屋主人王鎮、王錦兩兄弟日常居住的“南屋”未受火勢波及。天乾物燥,茅草屋頂的小房子發生火災倒是不奇怪,只要沒有傷人,事情就不算太壞。可是,沒過多久,人們感知到一股陰森的氣息:王家靜寂無聲,彷彿一根針落地也能聽見。屋主在哪裏這裏的火災最終驚動了遠處的一眾鄉親,住處近在咫尺的王氏兄弟卻還在呼呼大睡嗎?
人們開始搜尋。完好無損的房間內不見王氏兄弟身影,現場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未幾,對火災廢墟的搜索驗證了人們心中不祥的預感:灰燼下翻出兩具屍體,尚未完全燒燬,但面部毀損,影響辨認。
仵作檢驗查明,二名死者的死因均為鈍器擊打多處造成致命傷,面部也是被鈍器毀壞的,兇手在受害人斷氣之後縱火破壞現場。大概是通過對殘骸特徵的辨別和鑑定,死者身份揭曉,正是王鎮、王錦。
顯然,此案不是普通的謀財害命。強盜一般沒有必要擊毀受害人的面部。除開變態連環殺手作案,上述行為指向兩種動機,要麼是復仇要麼是企圖掩蓋死者身份,二者都表明兇手是受害人的“熟人”,彼此間存在某種不可調和的矛盾。案件偵辦沿着“仇殺”方向展開。
衙司在偵察過程中接獲一些鄉人反映:王氏這個軍事移民家族正在鬧矛盾。王鎮、王錦向堂房兄弟王鑑、王鐸提出“分糧食”的要求,遭到王鑑、王鐸拒絕,雙方大吵特吵,只怕鬧過不止一兩架。王鎮、王錦將王鑑、王鐸臭罵了一頓,宣稱要訴請衙司主持公道,把王鑑、王鐸發配回原籍充役。
我們現代人很難理解,王鎮、王錦憑什麼找堂兄弟索要財物,還如此理直氣壯、心安理得?這裏牽涉到明代的宗族制度及宗族觀念
明代的宗族制度繼承宋代傳統,採取設置族產、修建家族祠堂、修撰家譜等措施,試圖以“敬宗法祖”的道德觀凝聚族人,追求世世代代“同居共財” ,維護家族共同體長期存續發展。在家族經濟方面,宗族的積極意義包括組織家族成員勞動協作、互幫互助,規範族人之間的交易行為,對遭遇各種困難的家族成員給予賙濟,等等。可是,由於長時間維持“同居共財”的生產、生活方式,族人難免產權意識薄弱。縱然已在不同程度上分家析產,仍不免有部分族人抱定“有福同享”的慣性思維,認為族中“富人”對其他族人負有天然的扶持義務,習慣於依賴和索取。而族人內部往往責、權、利界限不明,也容易引起經濟糾紛。
至於利慾薰心、狼貪虎視之輩,相信不管在什麼年代都會存在於一些家族之中,成為家族的麻煩製造者,令人頭疼不已。實際上,即便是當時的天子老朱家,富有四海,也躲不過族人之間的爭權奪利。例如明太祖朱元璋的孫兒朱濟熿(初代晉王朱棡的庶子),通過鍥而不捨地詆譭、持之以恆地告狀,奪取第二代晉王朱濟熺(朱棡的嫡長子)之位、獨佔晉藩田產,進而投毒弒嫡母謝氏(朱棡的正妃、朱濟熺的生母)、幽禁朱濟熺父子並限制其飲食供應。搞得明成祖朱棣、明仁宗朱高熾父子兩代都對朱濟熺一房的困境深感不忍,相繼指示、督催朱濟熿向朱濟熺返還部分田產。朱濟熿居然拖延不辦!
龍子鳳孫尚且有人愛財產如生命、視親情為糞土,何況普通家族呢?“敬宗法祖、同居共財”的理想有時就是敵不過個體的利益訴求啊!
在本案中,王鎮、王錦Vs王鑑、王鐸,史料沒有記載他們在“分糧食”問題上發生分歧的具體原因,但可想而知,不外乎上述幾類情形之一。
經衙司審理,王鑑承認他殺害了王鎮、王錦。然而,關於王鐸的罪行,卻出現前後供述不一的情況
王鑑、王鐸的第一份供詞一致供稱:【4px集運教學】
廣西衙司選擇採信第二份供詞,改判王鐸徒刑。
案卷上呈大理寺,大理寺卿王槩針對幾個問題提出質疑。下文結合筆者個人觀點進行闡述:
1.王鑑竟敢單槍匹馬對付王鎮、王錦兩個人,還馬到功成,可能性有多大?
2.王鑑先加害王鎮,消耗體力不少;王錦隨即逃跑且已翻出院牆,王鑑隻身一人追擊得手,繼而獨自移動兩具屍首、手持頗有份量的石杵搗毀遺體面部——這般情形是否合理?
3.王鑑假如真有膽量、有能力單獨完成作案及移屍、損壞遺體面部等一連串“重頭”行動,又何必請求王鐸協助辦理“點火焚屍”這種相對“稀鬆平常”的“小事”?
王鑑、王鐸是同胞兄弟。看起來,他們似乎以為第一份供詞對王鐸的責任輕描淡寫,能夠保住王鐸的性命,不料卻判為極刑。王鑑、王鐸一房為了避免兄弟倆全滅,促成了二人的串供和翻供。這或許也符合王氏大家族的整體期待:王家的男丁,能保一個是一個。
王槩駁回了廣西對王鐸的改判,指令地方完善調查。估計他擔心地方衙司“辦人情案”,只因可憐王家喪失兩名男丁、加上王鑑死罪難逃,已有三人(即將)喪生,有意放王鐸一馬。然而,因案發現場着過火,死者的遺體也受損,受制於明代的技術條件,衙司恐怕很難採集充足的客觀證據以釐清王鎮、王鐸的責任。案件的終極結果也確實未見史料記載,讀者老爺們只能各自發揮想象力了。
但是,根據本案,我們有理由推測,“親兄弟,明算賬”這句老話是老祖宗的血淚總結,倡導親友經濟獨立,即使是親兄弟,在錢財上也要分清產權、明確歸屬,養成自立意識,不要搞經典情景喜劇《我愛我家》和平(宋丹丹 飾)説的那一套:“爸唄,您也別老説志新(和平丈夫賈志國的弟弟)啦!有我們吃的,能沒他吃的?”
畢竟明代一宗宗真實的慘案告訴我們:親兄弟不“明算賬”,是要出人命的……
參考資料:明代王槩《王恭毅公駁稿》、陳曉初《晚明親屬殺傷案件研究》、劉秉光《明朝晉王家族在太原的第一次內鬥》



更多古代探案故事可見於拙作《神探王妃》(筆名:淺樽酌海),第1-2冊已由捧讀文化分別與致公出版社、百花文藝出版社合作出版!作者簡介:細雨絲竹,又名淺樽酌海,南京大學法學院畢業,金融從業者,文史控、推理迷、言情痴、考據癖,主要作品有唐代歷史背景推理+言情小説《神探王妃》、《魚玄機》等,均已出版或簽約出版。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