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博客 / 閒趣集 / 春天,最熱鬧的習俗——“演春”

分享

   

【4px集運教學】春天,最熱鬧的習俗——“演春”

2020-04-12  藍風博客
“演春”是漢族民間娛樂風俗。立春前一日,各地除舉行“迎春”儀式外。村裏人自由籌款、搭台演戲,故名“演春”。上演出的戲中人物,主要是漁、樵、耕、讀四種行業者的形象。




山裏的“演春”習俗多為扭秧歌,若有特別重要的喜慶活動,方能搭台唱戲。我們家鄉山村一般唱戲都是二人轉,老輩人多稱“地方戲”。

改革開放以後,村民們生活越來越好,業餘娛樂水平也越來越期待提高。每年正月開始,各鄉鎮、村都有自己的秧歌隊,每年集中到縣裏參加秧歌大賽。我們村秧歌隊後繼有人,年年獲得秧歌參賽第一名。之後,到各地巡迴演出,回到本村給鄉親們做彙報演出,得到村民們熱烈歡迎,紛紛捐款贊助,為繼承和發展傳統秧歌貢獻一份力量。



秧歌是東北地區廣泛流傳的一種極具羣眾性和代表性的民間舞蹈,不同地區有不同稱謂和風格樣式。民間對秧歌的稱謂分為兩種:踩蹺表演的稱為“高蹺秧歌”,不踩蹺表演的稱為“地秧歌”。秧歌歷史悠久,南宋周密在《武林舊事》中介紹的民間舞隊中就有“村田樂”的記載,清代吳錫麟的《新年雜詠抄》中明文記載了現存秧歌與宋代“村田樂”的源流關係。2006年5月20日,秧歌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東北地區的民間舞蹈有秧歌龍燈、旱船、撲蝴蝶、二人摔跤、打花棍、踩高蹺等,多在一起配合演出,統稱為“秧歌”。東北秧歌有悠久的歷史,是北方勞動人民長期創造積累的藝術財富,它起源於插秧耕田的勞動生活,又和古代祭祀農神祈求豐收,祈福禳(ráng)災時所唱的頌歌、禳歌有關,並在發展過程中不斷吸收農歌、菱歌、民間武術、雜技以及戲曲的技藝與形式。秧歌隊的服裝色彩豐富,多以戲劇服裝為主。從裝束上即可判斷人物角色,有《西遊記》中的唐僧、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白蛇傳》中的白娘子、許仙,還有包拯、陳世美、秦香蓮等,伴着鑼、鼓、鑔、嗩吶奏出曲調。各種舞蹈中尤以踩高蹺、舞龍、舞獅、跑旱船最為著名。


東北“二人轉”亦稱“小秧歌”。是東北地區喜聞樂見的文藝娛樂形式,具有濃郁地方色彩的民間藝術,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發展歷史。長期以來深受東北羣眾尤其是廣大農民的喜愛。它的唱本語言通俗易懂,幽默風趣,充滿生活氣息。最初的二人轉,是由白天扭秧歌的藝人在晚間演唱東北民歌小調,後來,隨着闖關東來東北的關內居民的增多,加上長期以來各地文化的交流,大大豐富了二人轉的內涵。在原來的東北秧歌、東北民歌的基礎上,又吸收了蓮花落、東北大鼓、太平鼓、霸王鞭、河北梆子、驢皮影以及民間笑話等多種藝術形式逐漸演變而成。因此表演形式與唱腔非常豐富。在民間中流傳着 “寧舍一頓飯,不捨二人傳”的説法,可見“二人轉”在羣眾中的影響之深。可以説,二人轉最能體現東北勞動人民對藝術美的追求。在歷史上有“小秧歌”、“雙玩意兒”、“雙調”、“邊曲子”、“蹦蹦”等稱謂。二人轉一名始見於1934年的《泰東日報》 ,1953年全國第一屆民間音樂舞蹈匯演前,才統稱為二人轉。是東北土生土長的載歌載舞的民間藝術之一。它集中反映了東北民歌、民間舞蹈和口頭文學的精華,深受廣大城鄉人民的喜愛。東北二人轉以唱為主,有舞有做又有“説口”,它幽默熱鬧,粗獷潑辣,有濃厚的東北色彩。它的唱詞與鼓詞相似,長的達千句,短的二、三句,一般的二、三百句。二人轉由男(“下裝”)、女(“上裝”)、二人(“一副架”)演唱,“上裝”以“手玉子”、“下裝”以小木棒為道具。 二人轉音樂以九腔十八調七十二嗨嗨之稱,其主要腔調有“胡胡腔”、“柳子腔”、“嗨嗨腔”、“二窩子腔”、“迷子腔”、“喝喝腔”、“茉莉花調”、“鋪地錦調”、“鴛鴦扣”、“小拜年”、“茨兒山”、“叫五更”、“文嗨嗨”、“武嗨嗨”、“十三嗨”、“喇叭牌子”、“句句雙”、“五匹馬”、“滿堂紅”、“柳青娘”、“紅柳子”、“三節板”、“窮棒子調”、“四平調”、“大悲調”、“小悲調”等。 二人轉的演唱形式多樣,有分段輪唱、分句,化唱、一句分唱、接唱、對唱、幫唱、一人幫唱、眾人幫唱等。 二人轉包括“雙玩意兒”(或“雙調”、“對口”)、“單出頭”、“拉場戲”等表演形式。常演節目有《打鳥》、《賣線》、《陰功報》、《古城》、《藍橋》、 《西廂》 、《壩橋》、《雙鎖山》、《華容道》、《遊宮》、《報號》、《賠妹》、《盤道》、《禪魚寺》、《楊八姐遊春》等。


 
 
唱“二人轉”扭(東北農村稱'浪’秧歌)秧歌是東北人貓過一個沉悶的冬天後,第一次舒展腰身,也是憋悶過漫長的冬天後,第一聲放聲的吼。舒展腰身的男男女女,還嫌自己的腰身太低太矮,一意想把沖天的志向舒展到九霄雲端去,於是踩上高蹺,手裏舞動着鮮豔的紅綢子。放聲吼喊還嫌自己的嗓音太低太弱,於是胯上就掛了一個能敲出雷聲的腰鼓。腿一踢,腳一甩,紅綢子旋舞開來,乘風飄揚,像是翩翩欲上高天仙界。臂一揚,手一揮,腰鼓敲的“咚咚”響,隆隆轟鳴,像是雷神在喚醒貪睡的山川大地。   




鑼鼓敲“咚咚”響,“滴滴答答”吹喇叭,秧歌大隊浪起來!二人轉吶唱起來!

緊隨春光而至,山村到處都是歡呼雀躍、人歡馬叫、欣欣向榮的景象。一年之計在於春,一個嶄新的歲月鋪開了白紙,可以描繪最新最美的圖畫,可以書寫最新最美的文章,繪好第一筆,寫好第一句,有了良好的開端,才會有良好的未來;人勤春早,你追我趕,要早一分一秒把希望的種子播進肥沃的土壤,而且萬物都在競相萌芽,競相生長,昨晚還是草色遙看近卻無,今晨已經萬條垂下綠絲絛。



山村秧歌隊的隊員們走在去鄰村演出的路上。伴隨着鑼鼓和嗩吶聲,山村的高蹺大秧歌浪起來了。

秧歌隊走着舞着,走出大場,走進家家户户,無論院大院小,逢門必進,每家每户都要留下激越的鼓樂,留下合歡的舞蹈。每家每户笑着把秧歌隊迎進來,送出去,比笑容還燦爛的是剝開皮的核桃,洗乾淨的紅棗,還有周身金黃的梨子和染着紅霞的蘋果。那都是歡迎秧歌隊的,招待秧歌隊的。秧歌進院為鄉親們禳災,賜福。原來,很早以前,這秧歌並不稱作秧歌,而是叫作禳歌。禳,是祈求祛除邪惡。先祖渴望國泰民安,渴望五穀豐登,渴望六畜興旺,渴望安居樂業,因而,那把萬民傘必須走進家家户户,那支禳歌也必須走進家家户户。不知從何時起,禳歌蜕變為秧歌,但無論名稱如何變化,內涵從未改變,那歌聲和舞蹈 始終延續着古老的精魂。秧歌承載着千秋萬代的祈盼,那祈盼浩浩蕩蕩,如熱流,如熱潮,如熱浪。熱起來,能讓長空變成熱天,能讓大地變成熱土。看吧,秧歌一扭,嚴寒在消退,積雪在融化,荒草在發芽,禿山在泛綠,花朵在含苞,千溝萬壑,千山萬水,都誠心誠意捧出——春色第一枝。


中國純美民間小調(東北民歌)《看秧歌》歌詞:正月裏來是嘛新年啊 村裏村外鑼鼓喧天啊 小佳人房中巧打扮啊 時興頭戴金簪 瓜子臉賽粉團 通紅的胭脂點脣邊 身上穿小花衫 得兒那呼咳兒呼咳兒呀 嘴説是看秧歌 哼其實是會情郎 王呀嘛王海山啊哎嗨呀 打扮起來多麼苗條 歡天喜地人羣裏躦 大秧歌扭得真熱鬧哇 耍龍燈跑旱船 扭秧歌那個踩高蹺 龍燈盤玉柱船象水不漂 秧歌辮蒜辮高蹺打飛腳 得兒那呼咳兒呼咳兒吆號 那邊的獅子還會抖摟毛啊哎嗨呀 喇叭吹來鑼鼓也是敲 大人小孩拍着手笑 狠心的情郎哥為啥還不到哇 我翹着腳也看不着 淨看人家的後腦勺 得兒那呼咳兒呼咳兒呀 埋怨自己個個頭不夠高哇哎嗨呀 猛瞧見情郎哥擺手把我叫哇 樂得我心亂跳臉兒發燒 有心喊他怕別人聽到哇 我擺擺手叫他等着 擠擠擦擦往外躦 一隻烏拉腳呦呦踩得我火燎 一隻鞋踩丟了 光腳丫多難瞧 得兒那呼咳兒呼咳兒呀 情郎哥看到 我的小臉往搞哇哎嗨呀



“演春”是山裏一年中最重要的習俗,也是最熱鬧的時候。每年過完春節,孩子們都盼着“演春”快點到來。無論是浪秧歌,還是唱二人轉,家家户户都把一切事情放下,早早做好看熱鬧的準備。若是看戲,都要多穿些厚厚的衣服,因為都是露天搭台看戲。若是沒有戲看,大人們在家裏等候秧歌隊來家裏拜年祈福,端上糊米茶,花生瓜子,核桃糖果這類作為招待。把秧歌隊招待得高興,領頭的會多説些吉祥話,多唱幾段,在院子裏多走幾圈,以示答謝主人的款待。唱詞都是即興發揮,隨編隨唱,唱得合轍押韻,祥和温暖,激情四射,令人讚歎不已。

 
                                                   遼大外國留學生即興表演擂鼓
 
秧歌隊後邊總是跟着一大羣孩子看熱鬧,我小時候便是其一。和幾個小夥伴偶爾還會搞一些惡作劇,把“二踢腳”橫放在地上點着引捻,第二聲在秧歌隊高蹺下炸響,浪秧歌的演員全然不顧,也不會被嚇一跳。因為他們知道這是淘氣的熊孩子們在惡作劇,習以為常了,也就當個樂子對待。而且,這一聲脆響也給浪秧歌的演員抖擻了精神,越發起勁地“扭”、“蹦”、“踢”、“跳”,不亦樂乎!

文中部分資料、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謝謝分享!

2020.4.1.老木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